「我在宿迁撞鬼那些事」第十六章 —— 阴骨笛

2021-03-11 14:03

微信图片_20210303163147.png


“阴骨笛!”

胡天荣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没,旋即躲开,并不敢让骨笛落在身上。

但没有凭依的载体,胡天荣此时也做不出什么有效的反击。

而阴骨笛又属于少数几种对于阴物有效的法器,虽然眼前之人用的方法不对,可威力还是不容小觑。

反观老陈自觉拿住了眼前狐仙的痛脚,一只白骨笛子使的是舞舞生风,好几次都差点打到对方。

“可惜。”

老陈心道,又一次差点打到胡天荣。

“王伟王伟!”

张璇见老陈与胡天荣缠斗在一起,连忙跑到晕倒的王伟身边。

可无论她掐王伟人中还是扇他耳光,王伟都毫无醒过来的迹象。

“用血抹在他眉心,就能破了法术。”

远处胡天荣分神提醒道。

老陈心中一动,自从他炼制出了阴骨笛少还从没有人说出破解的方法。

“不行,绝对不能让那小子醒过来。”

自己虽然不知道狐仙说出的方法有没有用,但决不能再让现在场上的人再多一个了。

况且一个道行莫测的狐仙有了凭依的弟子,那后果想想就可怕。

打定主意后,老陈虚晃一枪,接着翻身扑向了张璇。

老陈心中杀意炽盛,气势惊人,手中骨笛如剑一般狠狠戳向张璇的后心。

“死!”

“老杂毛,你跑不了!”

赵申正巧在老陈的奔跑的路上,见他奔向张璇,用尽全身力气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搂住了老陈的腿。

“嘭”

老陈身体一个不稳,整个人扑倒在地,发出一声巨响。

可,老陈在地上单手发力,身体矫健如一头猎豹,丝毫没被赵申的这一下伤到。

“小子,等会儿料理了狐仙,有你好受的。”

老陈心中怒火升腾,要不是赵申还有用,他早就找机会把这小子杀了。

他在火葬场三十年,经常借用招聘日结工的机会寻找身上命格不凡的人。

而赵申正好是一种少见的灾星,对于自己无害,而身边的人往往会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早早离世。

类似于封神榜中申公豹一样的人。

沾上就没好结果,但老陈的本意是想要把赵申炼制成自己的尸卫。

因为赵申命硬,所以可以极大提高炼制的成功率。

可这炼制尸卫有个要求,那就是一定要活人炼制,不然怨念不足,几乎不能成功。

“呼”

就在老陈将将要得手的时候,眼前突然泛起了一阵桃色雾气。

接着一阵甜香直冲鼻孔,让他手上动作慢了三分。

“狐媚术。”

老陈一眼就认出了胡天荣使用的法术,连忙凝神屏息。

就是这么一耽搁,他只能看着张璇将一抹鲜血涂在了王伟的印堂上。

.....

“额...”

我一苏醒,就感觉脑袋中的剧痛还在,但后脑勺好像枕着什么软软的东西。

“张璇?”

睁开眼,正好与看向我的人四目相对。

“狗日的王伟,死开,那是老子的位置!”

紧接着赵申有气无力的喊声把我从愣神中喊醒,连忙站起来,一眼就看到了胡天荣。

我激动得尿都快出来了,救星啊。

“胡天荣!”

听到我喊她,胡天荣扭过头看了我一眼。

“重色轻友,尼玛的,早知道不帮你了。”

赵申的怨念此时听上去是那么顺耳。

毕竟我们三个都活的好好的。

但接下来的我脸色就变了。

因为一只手,从天台楼梯上露了出来。

那只手很纤细,血管浮现,长长的指甲刮在水泥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女尸上来了!

要知道现在是三人一狐仙对老陈,等女尸和尸婴上来以后就是三对三。

赵申受了伤,连半个战斗力都算不上。

“我帮不了你太多,除非你做我香童,接了我的修为,不然我能跑,你们几个恐怕就要死了。”

胡天荣一桶冷水泼到了我的头上。

“没别的办法了么?”

我紧紧盯着老陈,见他没有拿出那只陶罐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看他手里的笛子了么,那叫阴骨笛。”

胡天荣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

“肯定是一个和你一样的人被他杀了以后炼制的。”

“你的结局也不会好多少,浑身上下都能炼成法器,人家一定不会浪费的。”

胡天荣用最温柔的话说出最恐怖的结局。

“干了!”

我心一横,哪怕胡天荣以后算计我也好过于现在就死。

“放松...”

胡天荣的话好像是在我耳边响起,接着眼前的胡天荣就消失了。

而我身体中突然涌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

不仅神智清明思考速度变快,甚至感觉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先知先觉。

可看到老陈一瞬间,我就从这种迷失中苏醒了过来。

让胡天荣附身可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救赵申和张璇。

“呵呵呵....”

然后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冷笑。

胡天荣在控制我的身体,而我坐在电视前看电影的观众,能看到胡天荣操控的视角。

但却没有任何控制权。

老陈也没想到狐仙的附体居然这么快,甚至连一点准备都没有。

等反应过来时,眼前的王伟浑身上就已经散发出了一股不祥的气息,妖气。

他也不傻,知道现在对自己有威胁的只有和狐仙合体的王伟,面对能借用仙家道行的出马他可不会犯错。

我在身体之外看着老陈口中念念有词,接着从天台的入口处蹦出了女尸。

但却没有发现那个威胁最大的尸婴。

“还有个尸婴,不知道躲在哪里了,你小心点。”

毕竟是自己的身体,我可不想跟赵申一样,肚子上稀里糊涂开一个大洞。

“先解决那个巫蛊之人。”

说实话看别人操纵自己的身体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身体做什么我也能感受到,但却无力控制。

接着我的身体在胡天荣的操控下掐了一个手诀,接着念念有词。

“轰隆!”

一声雷鸣,突兀的在头顶炸开。

“雷法!?”

我心中惊疑,胡天荣是妖仙,怎么可能会用雷法。

而老陈同样吃了一惊,女尸被雷声一震,身体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从你姥爷那本书上学的,也只能到这个地步了,不算神通。”

胡天荣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