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宿迁撞鬼那些事」第二十章 —— 张天赐

2021-03-19 15:29

微信图片_20210303163147.png


“阿姨不是疯,也不是精神错乱,是被怨鬼缠住了。”

在走廊中我把看到的东西原原本本告诉了张璇。

“怨鬼?我妈妈怎么可能被怨鬼缠上。”

张璇吃了一惊,音量高了八度。

然后意识到这里还有一名医生,连忙压低音量问道:“我以前怀疑过,你确定你没看错?”

“绝对没错。”

借用了一部分胡天荣的道行后,我感觉整个世界在我面前都像是透明的。

难怪出马弟子请神上身后会有些疯疯癫癫的,不是他们疯了,而是骤然要接受眼前世界的变化,还能保持理智意志就算坚定了。

张璇点了点头,昨晚胡天荣附体的事情她看得很清楚,再加上王伟不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人,可靠也可信。

“那你能驱鬼么?”

张璇很紧张,要是能够治好母亲,她出多少钱都愿意。

就怕有本领的狐仙也无可奈何,希望被人掐灭的感觉真的不好。

“这个时间太长,我也不知道,回去以后再说。”

我没一口答应下来,而是采用了一个委婉的措辞。

怨鬼从哪里来?为什么会缠上张璇的母亲?这些事情我一概不知道,所以让张璇回家后找找她母亲当年的东西,说不定会有线索。

当然疑点最多的就是她的父亲,张天赐。

从里到外,她父亲身上的疑点最多,但我不能直说,好歹张天赐也是张璇的亲生父亲。

我要是把怀疑的对象说成她父亲,这就算挑拨人家父女关系,被张天赐知道了还不得找人收拾我。

“行。”

张璇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母亲被疯了之后以前的东西都收了起来,现在还在一个老房子里放着,今天就回去找找。

说完话以后,张璇就再次进了病房,我在外面透过玻璃观察着张璇母亲身上的那些怨鬼。

那些怨鬼里三层外三层缠绕着她,无论她做什么动作都不会飘下来,像是在她身上扎了根一般。

“好奇怪啊。”

我自言自语,要不要先跟胡天荣问问?

病房内

张璇看着母亲憔悴的脸心中阵阵发寒。

母亲木然的眼睛里没有人感情,动作也都由自己和医生摆布,就像一个会呼吸的人偶。

看到母亲这样子,张璇更坚定了要救母亲的想法。所以她悄悄捏了一下母亲的冰凉的手掌心,虽然心意传达不到,但总算引起了母亲的一丝注意。

“我一定会救您的。”

张璇和医生走出病房,看着身后关上的门,暗暗下定了决心。

......

和张璇一起下楼的路上没遇到多少人,此时我还在借用胡天荣道行的状态中,全神贯注的感受着她感受的世界。

“你现在是王伟么?”

张璇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将我的状态打断了。

“是啊,我是王伟,一个大学生,普通人。”

我猛然惊醒,胡天荣那借来的道行说到底也只是借用的,自己还只是个普通人,要是过于追求胡天荣那个境界,我最后的下场会是什么?

“谢谢。”

惊醒过来以后我说了一句。

要不是张璇无意间点醒我,我甚至都有一种放弃学业和现实去深山修行的想法了。

天地奥妙无穷,哪是我一个小小凡人能探究清楚的?

“我送你回去。”

张璇主动提出开车送我,但却被我拒绝了。

“我想去看看赵申。”

张璇也觉得应该去看看,毕竟一起出生入死过,于是我们两个人买了点营养品打电话给赵申问了他所在的医院病房就过去了。

我们到的时候赵申正一脸色眯眯的盯着病房里的小护士,嘴角挂着一丝贱贱的笑。

“你们怎么来了!”

赵申看着门口一脸冷淡的张璇,笑容僵硬住了。

“看你死没死。”

我把礼品放到他床头,打量起他来。但赵申出了脸色比较白之外没有任何别的状况。

“大夫怎么说?”

张璇也放下手中的果篮,问道。

“没事儿,大夫说你缝的没问题,只要注意后面不感染就行。”

赵申咧开嘴拍了拍肚子,结果拍到伤口上疼的脸色变成了惨白。

“你命是真硬啊。”

我打心底佩服这货,都什么样了,还有心思开玩笑耍贫。

“那是,我跟你说,等我伤好了,老陈要是再带着那玩意出现,我一棍子就送他俩下去。”

赵申对于老陈和蛊婴的事儿依旧耿耿于怀。

“行了行了别吹牛了,新来的负责人说了,虽然你是临时工,但按着雇佣合同,你的医疗费场子报销。”

“大方啊。”

赵申眼睛一亮,但很快又黯淡下去。

“亏了这几天的工钱。”

听到这一句我就知道眼前这货是改不了了,都啥样了还想着钱呢。

“你安心养病吧,过一阵子好了再回去,转正有门。”

张璇突然来了这一句,把我和赵申听蒙了。

“转正?”

这可是个好差事,虽然不怎么吉利,听着渗人。

但收入可不低,现在这社会没点背景人脉还真混不上一份正式员工。

“真的?”

“负责人没找你谈话?”

张璇拿过一个苹果一边削果皮一边说道。

“没啊,我今天一天也没人找啊。”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张璇。

“找我了,跟我说了,要是你俩不到处说,有转正机会。”

“赚了啊!”

赵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肚子上面一道疤换一份正式工,赚大发了。

“那你也要养好病之后才行,现在安心躺着吧。”

张璇把削好皮的苹果塞进了赵申嘴里,噎的他“呜呜”叫。

冷淡的脸上罕见的流露出一抹微笑。

“我们走了,你在这住着,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伴着赵申爽朗的笑声,我和张璇出了医院。

“我自己回去就行,你还是去找阿姨当年的东西吧。”

我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张璇一个人晚上开车去火葬场我不放心。

老陈还没被抓到,而且也不了多远,说不定还在附近躲着。

“你呢?”

“我回家睡觉,明天上午请假就行。”

我说完以后,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她告别。

因为,我和胡天荣还有事情要交流,这些不适合在火葬场做,家里无疑最安全。